<address id="fxdjv"></address>
<address id="fxdjv"></address>

    <address id="fxdjv"><address id="fxdjv"></address></address>

        <address id="fxdjv"></address>

        <form id="fxdjv"></form>
        <form id="fxdjv"><nobr id="fxdjv"><meter id="fxdjv"></meter></nobr></form>

            <form id="fxdjv"><menuitem id="fxdjv"></menuitem></form>

              李鋒與沈為民、朱賞梅民間借貸糾紛終審案



              浙江省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

              民事判決書

              (2014)浙杭商終字第1431號

               

              上訴人(原審被告):沈為民。

              委托代理人(特別授權代理):李培偉。

              被上訴人(原審原告):李鋒。

              委托代理人(特別授權代理):盛昌滿、李媛媛。

              原審被告:朱賞梅。

              上訴人沈為民為與被上訴人李鋒、原審被告朱賞梅民間借貸糾紛一案,不服杭州市拱墅區人民法院(2013)杭拱商初字第2089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于2014年7月7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進行了審理。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審法院審理查明:2009年2月15日,沈為民向李鋒出具一份借條,該借條載明:今借到李鋒人民幣捌拾捌萬元正(880000元),借款日期為一年。沈為民在借款人處簽字并印有其手印。2009年10月20日,沈為民向李鋒出具一份承諾書,該承諾書載

              明:今我沈為民向李鋒承諾在你這里所借的款,計劃從11月開始,每月還拾萬,直到本金還光為止,之于利息等本金還了在算。沈為民在承諾人處簽字。2010年7月26日,沈為民又向李鋒出具一份計劃保證書,該計劃保證書載明:今沈為民向李鋒保證還款計劃如下:一、今年8月底還不低于伍萬圓人民幣,二、以后每月二十號前還款不低于伍萬圓人民幣。沈為民在保證人處簽字。2010年7月26日,沈為民的哥哥沈金民向李鋒出具一份擔保書,該擔保書載明:本人沈金民自愿為沈為民向李鋒擔保如下:一、保證隨時隨刻尋到沈為民及個人信息。二、如果尋不到沈為民,愿承擔一切責任。沈金民在擔保人處簽名。時至今日,沈為民分文未歸還。另,沈為民與朱賞梅于1999年3月25日登記結婚,于2009年5月13日登記離婚。

              原審法院認為:本案中,沈為民向李鋒借款880000元,有沈為民向李鋒出具的借條、承諾書、計劃保證書及擔保書為據,該借貸事實清楚。沈為民辯稱本案所涉借款金額為320000元,560000元系利息,并且該320000元已歸還案外人徐寶金,本案債務已結清之意見,因沈為民所提交的相應證據不足以推翻李鋒所提交的證據,沈為民應承擔舉證不利的法律后果,原審法院對其意見不予采納。鑒于本案所涉借款發生于沈為民與朱賞梅夫妻關系存續期間,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二)》第24條之規定:債權人就婚姻關系存續期間夫妻一方以個人名義所負債務主張權利,應當按夫妻共同債務處理。因此,對于本案借款,在沈為民或朱賞梅未能舉證證明李鋒與沈為民雙方約定為沈為民的個人債務或屬于《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第19條第3款規定情形的情況下,應按夫妻共同債務處理。綜上,李鋒訴請沈為民、朱賞梅歸還借款及支付相應利息,原審法院予以支持,但利息應從逾期之日起計算。關于沈為民提出的李鋒的訴訟請求已過訴訟時效的抗辯理由,原審法院認為,本案的借條雖明確載有借款期限為一年,但在以后的承諾書及計劃保證書中已明確分期歸還,應視為對原借條的還款期限重新作出約定。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民事案件適用訴訟時效制度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五條:當事人約定同一期債務分期履行的,訴訟時效期間從最后一期履行期屆滿之日起計算,故債權人的權利受到侵害應從最后一期履行期限屆滿之日起開始計算,本案借款分期還款期限并未超過訴訟時效,仍應受法律保護。故沈為民提出的訴訟時效抗辯理由不能成立。綜上,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二百零六條,第二百零七條及上述法律,《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四十四條之規定,判決:一、沈為民、朱賞梅于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歸還李鋒借款880000元。二、沈為民、朱賞梅于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支付李鋒利息56320元(暫計算至2013年3月1日,2013年3月1日至生效判決確定的履行日的利息按照中國人民銀行同期貸款利率計算。)三、駁回李鋒的其余訴訟請求。如果未按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的義務,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案件受理費減半收取7374元,由沈為民、朱賞梅承擔。

              沈為民不服原審法院上述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稱:一、原審認定事實不清。1.原審法院以沈為民2009年2月15日出具的借條載明的金額88萬元,認定借款金額為88萬元,系認定事實不清。本案的客觀事實是2008年1月沈為民向李鋒和徐寶金共同借款人民幣32萬元,因為借的是高利貸,約定利息是每月7分息,但是并未寫借條。2009年2月15日沈為民要求李鋒寫借條,32萬元借款加上利息56萬元,利息計算從2008年1月至借條還款日2010年2月,共計25個月,按月息7分計算為56萬元。沈為民要求李鋒在借條上載明借款是88萬元。原審庭審時沈為民闡明了本案的借款客觀事實,原審卻對該事實并未予以查明。2.原審對李鋒出具的借款88萬元的來源未予以查明。原審庭審時,在問到借款88萬元的來源時,李鋒提供了一張自行打印的借款明細表,其88萬元的來源是向汪于麟、黃麗萍、汪程輝、孫燕宏等人分期借的借款,但未提供有效的借款憑證。這些借款人也未到庭作證,證實與李鋒之間存在借貸關系。沈為民認為,李鋒提供的88萬借款的來源不符合常規,沈為民是向李鋒借款的,借的款項應屬于李鋒所有,李鋒自己不提供借款,反而要向其他人借,違背客觀事實的常規。原審法院也未對借款的來源即這些所謂的李鋒等出借人進行身份及借貸事實的查明核實,致使本案借款來源事實不清。二、本案涉及的借款32萬元,沈為民已經償還給徐寶金,借款的債務已經結清。原審庭審中,沈為民向法庭提交了情況登記表、借條、協議、收條等證據,證明涉及本案的借款32萬元,沈為民已經向徐寶金償還的事實,該筆借款沈為民是向李鋒和徐寶金共同借的,只是事后借條是出具給李鋒。原審中李鋒也承認其與徐寶金是認識的,但否認沈為民所說的上述事實,沈為民因無法找到徐寶金,不能證明沈為民與徐寶金的共同借款關系,但事實上沈為民歸還給徐寶金的借款與本案具有關聯性。三、李鋒的訴求已超過法定二年的訴訟時效,依法應予以駁回。2010年7月26日沈為民寫給李鋒的計劃保證書中約定,從8月底開始,每月二十號還款不低于5萬元人民幣。按照借款金額32萬元計算,應于7個月內還清即在2011年2月底前還清,而李鋒本案起訴時間是在2013年11月15日,顯然已經超過二年訴訟時效,李鋒的訴求依法應予以駁回。綜上,沈為民借款的金額應是32萬元,并非88萬元。該款項沈為民已償還給徐寶金,李鋒訴求已超過法定訴訟時效。請求二審法院撤銷原判,依法改判駁回李鋒原審訴訟請求;本案一、二審訴訟費用由李鋒承擔。

              被上訴人李鋒答辯稱:一、沈為民借款88萬元事實清楚。首先,沈為民于2009年2月15日親筆出具的借條,是證明雙方存在借貸合意和借貸關系實際發生的直接證據,其本身就是欠款事實的有力書證,具有較強的證明力。除非有確鑿的相反證據足以推翻借據所記載的內容,一般不能輕易否定借據的證明力。第二,李鋒對該借款的來源已作合理的解釋。原審中,李鋒對資金出借方式、資金來源,以及88萬借據的由來已作合理的解釋。一方面,所有借款都是李鋒從其他朋友處(這些朋友,沈為民均熟悉)借來直接交給沈為民,且是分數筆以現金方式交付的。李鋒每次向沈為民交付款項時,向李鋒提供資金的朋友基本上都是在場的,也都清楚這些款項是借給沈為民的。向李鋒提供資金的人不愿直接與沈為民發生借貸關系,而基于對李鋒之信任,才通過李鋒轉借給沈為民,并非不合理。另一方面,雙方于2009年2月15日對此前的多筆借款進行匯總,由沈為民重新出具借據加以明確;在沈為民重新立下借據后,將原來多張借據收回撕毀。這種做法,在民間借貸關系當事人中普遍存在,是眾所周知的交易慣例。第三,沈為民于2009年2月15日出具借據重新明確借款數額之后,先于當年10月20日出具還款承諾,承諾每月歸還10萬,直到付清本息(按承諾,本金應于2010年7月還清);到期未還,又于2010年7月26日再次出具計劃保證書,承諾于2010年8月還款不低于5萬,余款每月還款不低于5萬(按每月5萬元的還款計劃,本金應分17個月還清,即在2012年2月前還清)。沈為民從出具借據到作出兩份還款承諾,前后時間跨度長達1年零5個月,期間沈為民對借款數額從來沒有提出異議。如果沈為民在沒有足額收到該88萬借款的情況下,反而一再出具還款承諾保證,并且又沒有特意注明借款總額,這顯然極不合常理?梢,從沈為民2次還款承諾所明確的每月還款金額,及其長時間沒有對欠款金額提出異議的實際情況來看,根據高度蓋然性的原則,也足以推定2009年2月15日之借條所載明的借款事實的存在。這里需要說明的是,該88萬元借款,不包括利息在內。沈為民2009年10月20日出具的承諾書中載明:每月還10萬,本金還光為止。之于利息,等本金還了在算?梢,該借據中所載借款88萬元,應理解為僅為本金。二、沈為民借款數額不符且已歸還之抗辯無任何依據。沈為民出示出借人為徐寶金的32萬元的借條,并稱已向徐寶金歸還借款,且不論該32萬元借條的真實性有待查實,該抗辯更是與本案毫無關聯;沈為民稱該借款是李鋒與徐寶金共同出借的辯解更是無稽之談。三、本案未超過訴訟時效。最高法院《關于審理民事案件適用訴訟時效制度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五條規定:當事人約定同一債務分期履行的,訴訟時效期間從最后一期履行期限屆滿之日起計算。據此規定,從沈為民出具的2份還款承諾(計劃)來看:2009年10月20日出具的第一份還款承諾,承諾每月歸還10萬,直到付清本息,本金應于2010年7月還清;沈為民于2010年7月26日再次出具計劃保證書,承諾于2010年8月還款不低于5萬,余款每月還款不低于5萬。按此計劃,本金應分17個月還清,即在2012年2月前還清。故本案訴訟時效應從2012年3月1日起算,李鋒行使權利未超過訴訟時效。綜上,根據原審中李鋒的舉證以及根據生活邏輯推理、日常生活常理出發,李鋒主張沈為民借款88萬元的事實清楚,證據充分,沈為民的上訴理由不能成立,請二審法院駁回沈為民的上訴請求,維持原審判決。

              雙方當事人在二審期間均未提交新的證據。

              經本院二審查明的事實與原審判決認定的事實一致。

              本院認為:沈為民向李鋒借款880000元,有借條、承諾書、計劃保證書及擔保書為據,雙方之間借貸關系清楚,現沈為民逾期未還,構成違約。沈為民上訴稱借款金額是320000元,實際是向案外人徐金寶所借并已歸還案外人徐金寶,因無證據表明本案借款與沈為民向徐金寶的借款有關聯性,本院對其該上訴理由不予采納。沈為民認為借款880000元中320000元是本金、560000元是利息,沒有證據證實,其該上訴理由不能成立。沈為民上訴稱本案已過訴訟時效,本院認為,案涉借款明確通過分期方式歸還,根據2010年7月26日沈為民出具的還款計劃保證書,案涉借款最后一期履行時間應為2012年2月,故本案未過訴訟時效。沈為民出具的借條及還款計劃保證書、承諾書均證實其已收到借款,李鋒出借款項的來源不影響本案借貸關系的成立。綜上,沈為民的上訴理由,缺乏有效證據證明,本院不予采納,其上訴請求,本院不予支持。原審法院審判程序合法,實體處理恰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一)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二審案件受理費14748元,由上訴人沈為民負擔。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 判 長  徐鳴卉

              代理審判員  舒人俊

              代理審判員  趙 魁

               

              二〇一四年八月十二日

               

              書 記 員  駱芳華

               

              X

              聯系人:盛律師

              QQ:

              2020国自产拍国偷自产第40页_手机看黄av免费网站安全_免费观看在线的AV毛片_中文无码肉感爆乳在线观看